许多闪光点指向腾讯社交腹地巨头的视频短片江湖大赛

1月21日,抖音推出的独立短视频社交App“多闪”于AppStore正式上线。

字节跳动(今日头条、抖音母公司)的触角终于深入到了社交领域。

尽管字节跳动副总裁、今日头条首席执行官陈林强调,多闪本质上和微信不是竞争对手,双方的功能和诉求都不一样。

但在外界看来,字节跳动此举直接攻入腾讯腹地。

曾有人说,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社交高”几乎是目前互联网行业的共识。

在社交江湖中,从来不缺大佬的故事,但不论是马云还是丁磊都不能撼动微信的社交霸主地位。

而这次多闪的筹码是短视频。

近两年,短视频市场迎来爆发,截至2019年1月,抖音国内的日活跃用户数超过2.5亿,月活跃用户数则超5亿。

在字节跳动看来,2019年随着5G时代到来,短视频还会有更大的发展。

背靠短视频平台抖音的多闪能在2019年的社交领域掀起风浪吗?新产品剑指腾讯?在“多闪”于AppStore正式上线一周前的1月15日,“90后”产品经理徐璐冉,隔空向“60后”微信之父张小龙介绍她这款短视频社交新产品。

简单来说,多闪是一款短视频社交软件,用户可以发布3天可见的短视频,同时可以进行视频对话等。

在产品发布会上,徐璐冉表示:“我们希望多闪是一个无压且有温度的熟人社交产品,帮助用户缓解日益沉重的社交压力,找回日渐疏远的亲密关系。

”可以看到,目前在国内的互联网江湖中,BAT占据着搜索、电商、社交这三大领域的霸主地位。

因此,字节跳动要做社交必然绕不开腾讯这座大山。

尽管陈林强调“多闪并不是即时通讯类产品,本质上和微信不是竞争对手,双方的功能和诉求都不一样”,但在外界看来,字节跳动此举直接攻入腾讯腹地。

实际上,这并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涉足社交领域,字节跳动与腾讯之争似乎早已拉开序幕。

早在2017年4月,还没有改名为字节跳动的今日头条公司曾推出微头条,功能类似于微博,用户可以通过微头条发布短内容、与人互动,从而建立关系、获得粉丝。

在一段时间内,众多大佬入驻微头条,为产品捧场。

京东掌门人刘强东、阿里大文娱的俞永福、小米公司CEO雷军等都曾通过该产品发布个人及公司最新动态。

但到目前来看,微头条并没有在社交领域掀起太大的风浪。

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魏武挥曾对媒体表示,如果微头条很不错,就不会有多闪了。

此次字节跳动把目光锁定在了短视频领域,外界看来,其欲用短视频这把利剑,在腾讯社交的铜墙铁壁上豁开一道口子。

据Trustdata数据统计,短视频早与社交领域交叉渗透,有88%的互联网用户会使用短视频社交。

而极具社交属性的短视频平台抖音,也早已成为腾讯的肉中刺。

早在2017年,今日头条的流量天花板就已隐约可见,但短视频平台抖音的迅速崛起,为字节跳动开辟了新的流量市场。

抖音总裁张楠近日公布了抖音最新的用户数据——截至2019年1月,抖音国内的日活跃用户数超过2.5亿,月活跃用户数则超5亿。

以我国移动互联网11亿用户的基础总量计算,每两名移动互联网用户就有1人使用抖音。

张楠表示,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抖音,她发现,基于短视频,抖音上的用户正在产生新的社交需求,比如分享、互动讨论。

多闪的诞生,正是基于此。

在发布会上,徐璐冉表示,人和人交流,声音、表情传递得越充分越完整,聊天的体验也就越好。

“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体,视觉化表达的接受程度特别高,他们觉得这样更轻松也更有趣。

”因此,多闪也希望引导用户用视频化的方式来沟通交流。

虽然在公司里,多闪是一个独立的部门,并不隶属于其他大型App,但其与抖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目前,多闪只能用抖音账号登陆,其用户也多从头条系产品导入。

在字节跳动看来,2019年随着5G时代到来,短视频还会有更大的发展。

而短视频就是多闪最大的筹码。

巨头抢夺短视频市场在过去的一年里,短视频市场异常火热。

2018年,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增长继续放缓,而在移动互联网的增长红利消退殆尽的情况下,短视频行业却得以快速发展。

近日,中国商业智能服务商QuestMobile发布了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,其中提到,2018年上半年净增用户9000万。

同时,短视频抢夺在线视频时长,超越在线视频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行业,而腾讯和字节跳动在短视频领域早已短兵相接,双方对这种新型社交形式和流量入口争夺的近乎白热化。

早在2017年3月,从领投快手D轮融资起,腾讯就已正式加入短视频之争,开始正面狙击抖音。

此后,腾讯在快手项目中持续加码。

彼时的快手无疑是全中国最大的短视频平台,注册用户超过4亿。

腾讯通过快手在短视频行业建立起的壁垒看似坚不可摧,然而却在短短几个月就失守了。

抖音的星星之火,借助2018年春节的风,迅速成为燎原之势,有数据显示,抖音在2018年2月期间增长了3000万日活,快手则增长了近1000万。

如今,快手的部分数据已不及抖音,截至2018年12月,快手拥有超过1.6亿日活用户,3亿月活用户。

眼看防线守不住,腾讯又重新打造了自己独立的短视频社交平台,以防止不断壮大的抖音威胁自己社交老大的江湖地位。

2018年4月,腾讯宣布复活微视,并有传腾讯砸30亿对微视达人进行补贴,建立其在短视频领域的第二道屏障。

同年9月开始,微信朋友圈的发布状态中出现了“用微视拍摄”的限时推广入口。

实际上,不止腾讯,各大互联网公司均陆续推出自己的短视频产品,如百度好看视频,阿里的鹿刻。

根据艾瑞咨询相关报告,截至2018年9月,我国短视频App装载设备数达到6.94亿台,渗透率接近60%。

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为记者分析,近两年短视频市场爆发的原因有很多,首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一是数据压缩率足够高,二是传输速度要足够快。

压缩、解压技术和4G的普及,为短视频爆发提供了技术基础。

此外,短视频的发展是一种商业疲劳转向一种新的商业需求的过程。

传统互联网产品使用的文字式、图片式沟通方式遇到了瓶颈,用户对此类产品产生疲劳感,需要一种新的交流方式。

但杨歌表示,“一个行业是否火爆,还有一个很重要因素是资金是否足够充裕。

有些领域是因为前景良好,自然会吸引资金流入。

但还有一些领域存在一些持续投入大规模资金的玩家,在行业里人为造出了风口。

”“短视频的发展更像是新一代互联网企业与老一代互联网企业,在进行商业市场竞争的过程中,所出现的阶段性现象。

具体而言,字节跳动在内的新一代企业要在与BAT竞争过程中,获取属于自己的流量用户市场,传统的即时通信与电商平台几乎牢不可摧,于是他们抓住了短视频这种新的社交方式,并在这个突破口中投入大量资金,建立自己的流量池,同时完善企业商业生态。

”杨歌表示。

有数据显示,目前短视频领域依旧面临盈利难问题。

2017年,短视频内容方中仅有30.3%略有盈余,剩余七成均无法盈利。

短视频内容方目前的重要变现途径还是依赖平台补贴,占比达到72.6%。

例如,2018年7月,火山小视频推出百万行家计划,拟出资10亿补贴泛职业内容。

2017年11月,360更是宣布成立“100亿快基金”计划,扶持短视频创作者。

“在短视频领域,多个巨头玩家不屑一顾的往里扔大钱,这个行业能不火吗?”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说,在短视频领域中的多数玩家并不是为了盈利,而是为了实现更高层的商业动机,因此在目前的行业中,几乎没有初创企业的发展空间,未来短视频一定是寡头市场。

发表评论